代际关系、独居青年……《我家那小子》提供了一个观察窗口

编辑:凯恩/2018-10-25 21:09

  

  

  “做这档节目的初衷,是想探讨生活。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一样。”回到节目制作的最终诉求,夏青说,“节目最终探讨的是怎样面对生活,怎样过好生活的问题”。关注生活,才能重视生活,勇于面对生活,才会创造更好的生活。

  

  在夏青看来,《我家那小子》并不是单纯的代际关系节目,更多的是要关注独居青年人的“独自生活”,“通过观察这些对象来引发大家的思考,进而在思考之上尝试改变自己与父母与子女的相处方式,减轻‘空巢’现象带来的消极影响,将这群青年人身上积极阳光的一面呈现给大家。”

  钱枫的体重、朱雨辰妈妈沉重的爱、武艺的外卖、陈学冬的孤独、徐海乔的失眠……《我家那小子》连续播出四期,每一期都引发人们对“生活”的探讨。这些问题可能每个人身上都会存在,但却未必是每位“妈妈”都了解的。节目中的观察员冷凇将两代人的关系形容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如果没有通过这种方式的观察,这些母亲或许不知道,独自生活的孩子原来是这样。

  【版权声明】本文系《广电时评》独家稿件,《广电时评》编辑部保留所有版权;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7月7日,湖南卫视推出的亲情观察成长励志节目《我家那小子》开播,节目把焦点聚焦到了成年儿子与母亲之上,以24小时观察青年独居生活的方式,为成年母子提供一个审视自我的一个新维度。自播出以来频频引起代际关系、“空巢青年”、独居生活等社会话题。

  从亲子话题引发探讨

  夏青表示,希望通过节目的播出能够让观众正确地看待自己所面对的问题和存在的问题,至于改变多少,每个人都不一样。从目前节目嘉宾与妈妈们的改变来看,似乎已经迈出了不小的一步。

  原标题:代际关系、独居青年……《我家那小子》提供了一个观察窗口

  生活,从来都是人们关注又与自己紧密联系着的话题。无论是和朋友还是家人一起,又或者是面向大众的社交,亦或是一个人的独居,总有着无数不得不提的欢乐和惊喜、麻烦与问题。聚焦生活中的问题,反省生活态度,改变生活方式,《我家那小子》试图以小“家”为切入点,向大的“生活”命题散发,在生活观察之下,打开两代人之间的那扇“门”,达成共识。

  编辑:江勇 侯雯慧

  定位于亲情观察综艺,《我家那小子》邀请妈妈们(或其他亲戚长辈)在棚内观察明星子女独居生活的真实模样,了解其生活的真实面。节目监制夏青表示,“相比以往的观察类节目,《我家那小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完全对嘉宾生活‘没要求’,而且彻底‘不干涉’,嘉宾们把拍摄时间内的生活计划给我们,然后他们过自己的生活,我们跟着拍摄,忠实记录。”

  节目后期,钱枫一口气减肥20斤,武艺开始远离外卖、学习做菜,陈学冬开始主动和朋友倾诉,徐海乔也钻研中医养生,他们都逐渐学会了自觉疗愈、积极面对生活,过好生活。妈妈们也发生了转变,朱雨辰妈妈反思是不是自己给孩子带去过多干涉,武艺妈妈去北京为孩子做饭,陈学冬大姨更希望他能快乐……看到孩子独居生活一面的长辈们都在反思自身存在的问题,并尝试与孩子进一步沟通。

  凤凰娱乐(fh643.com)

  亲子关系是谁都避不开的话题,每到夏季,关于“亲子”的综艺节目屡见不鲜。在亲子类节目长期发展中,逐渐形成不同类型的分野,然而随着社会环境与媒介环境发生改变,如何在众多老牌节目中探索新的命题,寻找吻合平台调性的节目方向,湖南卫视也在这类节目中不断探索出新的呈现方式。

  《我家那小子》每期“渗入”到4位年轻人的生活中,观察他们的生活日常和工作。对事业有着严标准的70后演员朱雨辰、享受单身的80后主持人钱枫、习惯独居的90后演员陈学冬以及歌手武艺……四位主人公,虽然处在四个人生中的不同阶段,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适婚年龄且单身独居。通过直观的生活记录,《我家那小子》将镜头对准这些单身青年,关注他们的生活,同时探讨两代人之间的关系。

  责任编辑:

  作者:王海婷

  “你们急不急?”“急啊,怎么不急,他还没给我第三代。”借由钱枫妈妈之口,第一期节目中所要探讨的两代人之间的“婚姻矛盾”渐次显现。一边嘉宾在享受自己的单身生活,可以多一些自由;一边家长在为孩子着急,希望有个人能照顾儿子的生活。当钱枫说“其实我很享受单身生活”时,妈妈们的第一反应多是不理解;当武艺一次又一次拿着外卖坐在床上吃的时候,妈妈很不可思议的问道“为什么?”节目以摄像机为窗口,将妈妈们不易看到的儿子生活片段呈现出来,配合情感观察员和主持人的问询与解说,将以往不曾了解或无法触碰的问题真正地剖开来看,这也是这档节目的价值所在——原生态地剖析了“中国式”代际关系。

  24小时跟踪,五天不间断拍摄,《我家那小子》在观察青年“独自生活在外的样子”之外,似乎想要表达的东西还有很多。

  凤凰彩票(fh643.com)

  “这种真实的呈现可以通过妈妈们的反应表现出来,妈妈们‘护儿子’的反应不会骗人。”武艺妈妈对儿子吃泡面又要喝汤表示“嫌弃”,但在儿子搜索体检医院时解释“其实他还是个孩子”,还有钱枫妈妈为儿子吃宵夜“辩解”……夏青认为,这种真实和朴素的情感才是最打动人的。“节目通过不间断记录观察嘉宾的生活状态,引发观众的共情”。当观众在“空巢”明星的日常生活中看到了自我时,节目最基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节目播出后,“钱枫减肥”“朱雨辰妈妈”“武艺体检”等出现在热搜榜上,独居、未婚、与家人鲜少交流、减肥永远停留在嘴上、长期焦虑、失眠造成的身体状况等等,这些关键词套在都市生活中的每个人身上,似乎都有适用之处。

  一个人的生活怎么过?节目让孩子和家长用行动给了当下年轻人一个直观的答案。

  改变,让内容有落点

  数据显示,一个人生活的“空巢青年”已超过5000万人,占全国总家庭数14%,其中20岁到39岁的独居年轻人数量接近2000万。在夏青看来,“空巢青年”的产生与当下年轻人的成长环境和社会压力有关,是社会发展进程的一个阶段性正常现象。“重要的是,问题出现之后,人们要如何面对并加以正确引导。”

  

  节目中,钱枫嘴上说着“这是今晚吃的最后一口”,回家后仍然忍不住饥饿煮了宵夜;武艺一天三顿都在点外卖;朱雨辰与朋友相聚后,夜里独自在家中苦闷痛哭;徐海乔坐在沙发边打蚊子……在24小时的镜头观察下,嘉宾们趋于“真实”的生活日常展现在观众面前,他们更像一面镜子,映射出了社会上普遍大龄、单身男女的生活现状。

  随着节目的播出,节目中嘉宾的生活方式和探讨的议题也在引发更多的社会话题。原生家庭与离异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对婚姻理念的探讨、对老一辈价值观的议论等让节目不仅局限于观察明星生活,某种程度上,《我家那小子》在品类众多的亲子节目中找到了独特的立足点,用夏青的话来说,“当人们开始能够正确地来看待问题的时候,就实现了节目本身的价值,这个节目就已经成功了”。